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来源:租客惠 2020年10月05日 17:24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租客文化”盛行,盘点各国租房文化的发展趋势!

除了找到一份好工作,寻求一个安全舒适的“容身之所”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下面小编就带你一起了解一下各国人民不同的“租房”生活。美国:谁也不能束缚我自由的灵魂!有“海洋文明“的美国人习惯了自由的生活,他们不太习惯长期居住于一个地方。同时美国也是一个典型的消费型国家,大多数人热衷于消费不愿意存钱,在领取工资或生意赚钱后,很快就会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或出门度假。他们认为:根据自己的收入水平,租房是第一选择,同时也会根据收入水平来决定租房条件,绝对不会因为住房问题导致自己无法正常消费,甚至背上沉重的债务。而且大多数美国人都有私家车,生活范围广阔,所以美国租房比买房比例要高出很多。德国:租房的我拥有满满的安全感一直以来,德国都是一个流行租房的国家,房产持有率长期低于50%,排在欧元区最后一位,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选择租房。德国的大城市如慕尼黑,法兰克福等,房产持有率甚至只有27%,这意味着,有接近四分之三的人租房生活。德国人之所以如此青睐租房,一方面和文化和历史原因有关,另一方面,与德国法律对租客的保护也不无干系,尤其是房租方面,法律做出了相当细致的规定:房东两次上涨房租之间的间隔最少为一年,且在合同有效期内,如租客无拖欠房租行为(或拖欠房租少于两个月),则房东无权单方面中止合同。同时租房合同大多以5年期、10年期和无限期居多,充分保障租客权利。在法律政策保护以外,社会的力量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德国的租客协会是一个庞大的非盈利性组织,如果租客和房东在租金或者解除合同方面产生了法律纠纷,可以直接向当地的租客协会求助,协会免费提供法律上的解答,并会派出律师给予帮助。日本:租房生活让我幸福感爆棚在日本买房,大多数人需要从银行贷款,缴纳几百万日元的首付和手续费。这对于不愿伸手向父母要钱的日本年轻人来说并不容易。同时大多数年轻人不愿被沉重的房贷所束缚,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日本的租房体制很健全,这是他们喜欢租房的最大原因。房地产中介行业的从业者必须获得不动产经营管理或租赁住宅管理的认证资格,有严格的考核制度;租客必须有保证人,要填经济收入方面等资料,以防租客交不出房租。房地产中介公司和房东若遇上租客不交房租,就会找保证人;房东收回房屋前需提前6个月通知,2年合同期间不能随意涨价。所以“租房生活”对很多日本人而言所获得的安全感并不比买房生活低。中国:“租客文化”盛行,共享产业发展迅猛“共享”这一词语从2016年开始频频与“社会资本”联系在一起,共同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从过去的无偿、信息分享,转变为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租用向共享”,也带起了当下国内“租客文化”的热潮。不仅是租房,各种生活物品的租赁也越来越普遍,小到宝宝的玩具拼图,大到私家车辆都可在相关的租赁网站上租用,尤其是被称为中国租赁文化“独角兽”的租客网,已开发多种租赁服务类目,未来还将开发更多类型的便民服务,就已成熟运营的租房项目而言,租客网率先提出了“租房免押金、不收中介费”的单边收费服务,一方面大大减轻了租客生活成本压力,增加多房源选择,只需要缴纳租金即可;另一方面可以为房东缩减房屋空置期,减少空置期的租金损失;同时可增加中介的看房次数,提高看房效率和成交金额。对于年轻一代来说,通过一定租费就可保障生活质量进而提高生活品味,房子也许是租来的,但是生活不能租来。所以“以租代买”是一种理智又实用的消费方式,租客网的存在就是让“租生活”成为便捷时尚高效的生活方式!

2020年08月20日 10:19

毕业生可在租客网输入租房条件,直接筛选房源!

六月盛夏,各高校的毕业季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每年的毕业季租房热潮将从5月份开始持续到9月份,研究生租房则更早,从每年的3、4月份开始,今年各种租房新趋势层出不穷。趋势一:一线城市就业比率下降,二线城市人才吸引率提高近年来,除了北上广深等资深一线城市对全国应届毕业生的持久吸引力外,各新一线城市与二线城市也正在拥有越来越强大的人才吸引力,尤其是杭州、西安、南京等城市租房市场交易量增速明显高于一线城市。这背后是各项人才战略政策的实施和更加宽松的落户政策。在《2019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中显示,近年来本科毕业生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的就业比例从2014届的25%下降到了2018届的21%,而在杭州、成都等“新一线”城市的就业比例从2014届的22%上升到了2018届的26%。毕业时在“北上广深”就业的毕业生中,三年内离开的比例明显上升,从2011届的18%上升到了2015届的24%。许多在北京的毕业生表示:在北京上大学,回老家可以找到相当好的工作。尤其是在老家所在省份的省会城市,既离家近,又能找到好工作。趋势二:整租经济压力大,合租不容易找多名即将在北京就业的毕业生表示:和租金较低但位置偏远的房源相比,他们更愿意选择价高但交通便利的租房,缩短工作日的通勤时间。但交通便利的房源中,一居室的整租价格超出大多数人心理预期,三居室及以上则意味着需要与多人合租,因此对大部分毕业生来说,最佳选择是“和同学或者朋友合租一套价格适中的两居室”。趋势三:直租少,房源多被中介掌握“吃差价”针对线上线下多种租房途径,面对中介介绍和房东直租,应届毕业生各有不同的选择与考虑。有毕业生认为:中介可以帮双方筛选出合适的对象匹配,对双方都更有保障。房东直租很难保证双方是不是处于同一或者接近的消费水平,虽然直租相对便宜,但在资金安全上缺少保障。同时是房屋的装修和设计也是影响毕业生租房的一个关键因素。很多毕业生看过一些经中介平台重新装修的房源后,再看房东直租或者未经装修的普通房源,表示心理落差太大了。此外,直租房源有限,更多房东选择将闲置房源交给中介打理,为了谋求方便与省心,部分房东表示:对中介重新装修房屋也不反对。导致现在租赁房源大部分被二房东和中介掌握,租赁市场形成了“吃差价”的现象,部分租金出现虚高。就目前租赁市场上出现的直租少、中介多、房租虚高等问题,租客网平台积极鼓励个人房东直接发布房源,从而减少中间环节,对于调控房租具有积极意义,通过平台建立的用户信用体系和平台人员对房源的实地登记核实,保证房源信息的真实性。同时租客网也再次提醒广大毕业生不要轻信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房源,毕业生可在租客网输入租房目标地段、房型、租金区间等条件后进行筛选,也可参照平台在网上的报价进行租房。

2020年06月04日 11:35

租客网:陷入了被房租支配的恐惧当中……

刚毕业的大学生面临的状况无疑更严峻。在这个年轻人找房的毕业季,刚刚融入城市的年轻人似乎正在变得更加的郁闷,因为除了初入职场的压力之外,房子正在成为压在他们头上无形的大山,仿佛一把随时都会从天而降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也不得不让人感叹,我们在用全国最长的通勤时间,把全部收入的60%都交给房东,然而眼看着房租还要上涨,房租真的要成为压垮年轻人的第一根稻草了吗?在我们看到房租快速上涨的时候,我们总是在疑惑?到底谁才是房租涨价的罪魁祸首?于是很多媒体将矛头指向了各大房地产中介。去年以来,随着中国房地产调控的不断加速,“房住不炒”的理念已经逐步深入人心,各地更是纷纷出台租赁政策,“租售并举”“租售同权”等等政策无不在利好着租赁市场。但是,各个房地产试点城市的可供出租的住房却是有限的,各个热点城市租房市场都是供给不足,需求过剩。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抢占房源就成为住房租赁企业的第一要务,如何才能争抢房源呢?租赁企业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那么加价无疑就是最好的手段了。租房可以说是纯粹反映了市场的居住需求,对于租房者来说基本上租房就是为了使用,但是各大房地产中介的“恶意抬价”行为,已经将最基本的住房变成了租客们的“负担”。各大房地产中介的“掺和”,对于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也是致命一击。区别于其它类房,长租公寓本身就带有前期运营成本高的特点,加上各大房产中介“恶意抬价”,“垄断房源”的行为,更是提高了长租的运营成本,和推广难度。所以广大运营商想突破这个“瓶颈”必须得打通第三方跟平台合作。由此可见,与租客网合作无疑是公寓运营商最好的选择,也定能在长租公寓这股浪潮里,拔得头筹。

2020年04月28日 16:14